当“高质量发展”遇上“新质生产力”会激起怎样的火花?

发布时间:2024-04-19 14:21:32 来源: sp20240419

原标题:当“高质量发展”遇上“新质生产力”会激起怎样的火花?

今年全国两会上被频繁提及的一个关键词是“新质生产力”。当前,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旋律,通过紧密结合本地资源禀赋、科研条件等培育新质生产力,可以推动高质量发展取得更大成效。

多位代表委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将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

用数字技术为传统产业注入新质生产力

新质生产力的形成和发展将全方位提升产业发展的质量,加快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建立。例如,机器人、数字技术的运用,替代了许多原本由人工完成的工作,不仅节约了成本,而且使生产的效率、精度、良品率都得到显著提高。

“新质生产力会提升企业活力,进而带动科技创新和产业投资机会。传统企业想要焕发新的生机,就要用新的科技手段,如信息化、数字化来武装自己,推动新业态发展。”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传统产业是实体经济的“顶梁柱”“压舱石”。近年来,面临要素成本上升、资源环境压力加大、产能过剩等严峻形势,传统产业充分运用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用数字技术为传统产业注入新质生产力,对原有设备进行智能化技术改造,打开了产业发展的新空间。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对记者表示,新质生产力的提出打开了对新经济认知的新视野,资本市场也将改变过去贴标签、追概念式的投资,更多从产业发展规律出发来挖掘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动力。同时,新质生产力也不仅仅局限在高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在传统产业领域,只要是以新要素、科技创新作为动力的,也属于新质生产力范围。

全国人大代表,包钢(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孟繁英对记者介绍,发展新质生产力是钢铁企业转型发展的关键,新质生产力对于企业来说是一种更高效率的生产力提升。企业需要运用数字化技术提升企业的能力和效率,在智能制造和数字化发展方面积极投入,进而提升生产力的水平。

人工智能是新质生产力的引擎

新质生产力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新技术为支撑。随着科技创新进入密集活跃期,信息、生物、能源、材料等领域新技术不断涌现,呈现深度交叉融合的发展态势,人工智能作为新型通用技术,对越来越多的行业和产业发展产生赋能效应。

“企业家相不相信AI(人工智能)是真智能、相不相信AI会引发工业革命、相不相信AI会快速地突破向通用人工智能发展?”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企业家相信AI技术,就会积极将内部业务、外部产品等每一个产业链环节用AI来赋能,也会督促自己的管理团队、员工去学习AI、使用AI。

周鸿祎表示,要鼓励企业拿出一至两个业务场景与AI大模型融合,创造大量可落地推广的与业务紧密融合的大模型,推动这些大模型与数字化系统融为一体。这将对中国的产业数字化、新型工业化产生巨大作用,也是形成新质生产力的重要部分。

人工智能技术不仅是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更是科研工作的重要助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杨金龙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化学研究就如同用不同方法炒菜,只有炒出来尝过后才知道是不是想要的,如果不是就只能重新开始做,这种传统的研究方法费时费力。通过把化学研究与AI智能相结合,技术研究就发生了范式变化。有时候只需要研究人员脑中一个灵光,剩下工作就交给人工智能去验证,从大数据统计到智能计算,再到此后的全自动化学合成,这种研究技术的改变极大提升了科研创新能力。”

目前,人工智能技术正快速被应用于各种各样的科学探索,如材料结构的预测和筛选,新药物的研发等。去年3月份,科技部会同自然科学基金委启动“人工智能驱动的科学研究”专项部署工作,紧密结合数学、物理、化学、天文等基础学科关键问题,围绕药物研发、基因研究、生物育种、新材料研发等重点领域科研需求展开,布局“人工智能驱动的科学研究”前沿科技研发体系。

多位代表委员均表示,人工智能是新质生产力的引擎,是提高生产效率、推动经济增长和实现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决定性要素之一。

数据资源有效配置引来“金凤凰”

今年年初,国家数据局等17个部门联合发布《“数据要素×”三年行动计划(2024—2026年)》,选取12个行业和领域,推动发挥数据要素乘数效应,释放数据要素价值,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与政府的作用,推动数据资源有效配置,扩大公共数据资源供给。

全国政协委员、天娱数科副总经理、山西数据流量生态园董事长贺晗向《证券日报》记者讲述了山西因地制宜发挥数据要素乘数效应,通过培育新质生产力引来“金凤凰”的故事。

贺晗说:“2020年,我们生态园落地山西综改示范区,园区充分发挥数据要素可以跨越物理边界的特性,在数字能源、电子商务、数字医疗、智能制造等16个领域,把企业小规模的零散数据要素需求聚合起来,形成上规模的集中需求,引入拥有海量数据要素资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消费互联网平台进行流通交易,在数据要素方面创造出了低成本的比较优势,逐步形成了全国范围的数据要素价格洼地,以此来带动对这些数据要素有需求的数字经济企业不断在山西落地形成集群。”

贺晗表示,新质生产力的“新”,核心在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对于数据新要素,东中西部在一个起跑线上,要通过“新新结合、轻轻联动”,即新业态与新生代企业家的结合、年轻人与轻资产的联动,充分发挥数据要素对人才要素的吸引,助力数字经济创新创业。

(责编:杨曦、陈键)